前言

 

岑朗天
鮮浪潮電影節有限公司董事

 

社會的顛倒與獨立電影的使命

每年鮮浪潮都為不少有志拍攝電影的年輕人提供機會,包括資源和技術上的協助,也包括創作和製作上的建議。有些人更因此得以朝認真拍攝獨立電影的方向踏出第一步。

 

甚麼是獨立製作?何謂獨立電影精神?諸如此類的問題我們討論了很長的一段時間。無論「獨立」是指主流以外,抑或指不受商業考慮干預製作,所謂「獨立精神」又須否包涵特定的意識形態內容(例如現代性、實驗性、進步意識或政治正確),自由似乎都是不可或缺的交互/共生元素。一方面思想、言論和創作自由是獨立電影的必要生產條件,另一方面,我們亦自然期望,獨立電影作品總會或多或少散發出特定的自由氣息。

 

獨立,就是不依靠別人。我們期望因此看到暢所欲言、屬於創作者自己的作品。獨立連結起自主、自決。然而,不知何時開始,我們的社會竟然開始害怕提起諸如「獨立」、「自決」這些詞彙。自由和權利成為少數人的專利,利益凌駕價值,藝術隨時淪為宣傳和粉飾和諧的工具。

 

這是一種顛倒相。多年前唐君毅先生在《人生之體驗續篇》曾整理出「顛倒」的兩種表現:「一是主體的自己之客觀化……二是價值高下之易位」;電影創作本身就是一種最幾可亂真的客觀化,創作人將其想像以至無意識的構作對象化,結晶為作品,這裡面就有一重顛倒;因此創作不得不同時產生真善美等價值,充實因顛倒而來的幻惑之洞。獨立創作不是自我陶醉,更並非自戀者的自我饋贈,它抗拒價值高下易位這第二重顛倒,又或者更貼切地說,是顛倒的顛倒,本身就懷著把已倒位的價值重新恢復的使命。

 

我們每年都懷著以上的期望,去欣賞和發現每一部參加鮮浪潮的作品,一如寒天飲雪水,點滴在心頭。
 

**************************************
 

 

麥聖希
鮮浪潮電影節有限公司董事

 

影展求生術
相比從前,時下年輕導演到海外參與影展的機會多了很多。以鮮浪潮導演和作品為例,都有獲推薦到海外參加國際影展的機會。機會不是沒有,問題是要如何抓緊和善用呢?遠赴海外參展,人生路不熟,「朋友都唔多個」,年輕導演怎樣才不會浪費這珍貴的學習機會?

 

有一種軟技能,書本裡找不到、影展指南沒有提過、絕非一時三刻學得來的,我稱為「影展求生術」。心法如下︰

 

1/ 積極參與
每到一個具規模的電影節,千萬別錯過大會提供的官方活動,包括大師班、市場座談、創投會的投標論壇等(尤其是後者)。作為一名新人,你必須學會「推銷」自己和作品的秘技,包括從容面對陌生群眾/投資者/海外買家、善於「包裝」作品以吸引人、確立個人的「市場價值」(除了希望一展抱負)。不要看輕這些文化交流活動,潛移默化下,你自能掌握整個電影工業的運作模式和要訣。別以為導演就可以自命清高闊佬懶理,只要你希望你的作品有朝一日被看見,一些工業上的認知是必須的。

 

2/ 主動地被看見
官方活動固然要出席,非官方活動亦要一網打盡。「Networking」(建立人際網)並非跟「同鄉」圍威喂做個朋友仔咁簡單,你務必跳出語言和自尊的Comfort zone(安全圈),主動結識海內外業內人士。不論在酒會、座談會後的短聚、朋友飯局等,你都不妨主動搭訕。作為影展中的「小鮮肉」,面對行家前輩,你絕對有條件大無畏,最緊要虛心學習。為免面懵懵或言語無味,大可事先向大會查詢出席嘉賓名單,然後做足資料搜集,這樣不但能讓對方覺得你「識嘢」和尊重,更有助你建立相關的人際網絡。

 

參加海外影展時,遇到教人印象深刻的年輕亞洲導演,看著他們一邊累積參展經驗,一邊擴闊眼界,更一直磨練人際技巧,擴充人脈,一步一步拉近與世界的距離,總是想跟香港年輕導演分享。電影,為的不就是這些嗎?

 

 

第十二屆鮮浪潮國際短片節

放映節目

節目日程

限時優惠

專題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