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 Media
Next Media

無念

落花紅紅,獨白濛濛,思憶種種。因為無念,所以沒有故事。因為無念,劇情也可缺席。無念,是一場夢,猶如莊子所言,愚者自以為覺,竊竊然知之。每個鏡頭,每組影像,如夢如幻月,若即若離花。沒有劇情,才有解讀的自由。沒有對白,眼睛才會明察。把每組影像交織成詩,有緣,其實是以無念相見。不需探究起承轉合,只因電影世界從來只是虛擬現實,執著解謎才最令人虛妄。詩意之始,在於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