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下筆前,在網絡上看到伊朗導演阿巴斯基阿魯斯達米某次接受傳媒訪問時說的一段話:

 

“Whenever I see a film, I ‘dissolve’ myself in it to such an extent that I reach the bottom. I fade out and perhaps I get lost in it. And this has played an essential role in my life.”

 

不打算逐字翻譯這番話,因為害怕一些意思會 lost in translation,大家可以自行仔細推
敲一下它的深義。我只想提出一個看法,就是阿巴斯說的「I see a film」,指的不單是他「看 (觀賞)一部電影」,也可能包括「構思一部電影時,在想像中(腦海裡)看到的 (未來的 ) 電影」。於前者,是鑑賞的行為;於後者,則是創作的原點了。至於如何「溶入」電影裡,浸淫於其中,並一往到底?他沒說。這個「如何」,也就是「方法」,是學習最需要掌握的東西,也是不少新進電影人每每在起步時就已經想得到的「指南」、「錦囊」。但其實「方法」只是把經驗結合、整理出來的一些步驟,可能適用於某些人,卻非放諸天下而皆準,更重要的是每個人必須要透過「實踐」和「檢驗」,才能變成以後可以依據的模式。「方法」非一成不變。它需要定期更新,需要按照客觀環境和條件而調整,否則只會是一套「方程式」。「Dissolve」一字,很容易又教我們聯想起
水。「溶入」其中,不就是變成為水嗎?一理通,百理明,不就是這個意思嗎?


互勉,是為序。

 

舒琪

 

第十六屆鮮浪潮國際短片節

放映節目 

節目時間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