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映節目

開幕電影

影片以一個跟踪鏡頭開始,從背部拍攝男主角宮本浩(池松壯亮),一個平凡不過的年輕男子(白色汗衫、短褲、拖鞋),踏上一條長長的石階,經過一個小公園,但反拍他正面時,我們卻看到他原來被打得面青口腫。他走進洗手間,吐出一顆門牙,看著鏡中的自己,狂摑36巴掌……這就是真利子哲也的世界:殘酷、孤獨、充滿實實在在的痛楚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咬緊牙根(即使門牙脫落)、打到遍體鱗傷也要打下去,明知會輸都一定要贏。宮本就是這樣。像無數日本男生一樣,他只是個沒什麼前程可言的上班族(文具推銷員),事事被動,好不容易才找到個心愛的女孩(蒼井優,過程也頗驚心動魄),卻因為過分相信這是個美好的世界,加上懦弱的性格,結果白白讓女孩在自己身旁被一頭禽獸姦污了。就因為他說過要保護女孩,所以宮本再別無選擇,要用拳頭實踐諾言對真利子哲也來說,暴力是壓迫、也是一切惡的根源,抵暴、抗暴的唯一方法,就是以暴力正面還擊,把暴力變成一種aspiration(《黃色小子》)、一種生存方法(《打到甩廢》)和愛的證明(本片)。信焉!(舒琪)

嘉賓導演特寫:真利子哲也的拳頭天地

漫畫家服部(岩瀨亮)十年前的奇幻格鬥故事《黃色小子》(Yellow Kid),一直影響著與婆婆相依為命的年輕人田村(遠藤要),自小便立志要當拳手。服部走訪拳館,追尋拳皇三國(波崗一喜)的傳奇往事,卻備受三國的羞辱。他意外結識了也想挑戰三國的田村,決定以他做原型,續寫《黃色小子》的故事。七彩繽紛的漫畫狂想與現實中越演越烈的暴力逐漸重疊,直至虛構與真實再難分界線。《黃色小子》是真利子哲也在東京藝術大學映像研究科的畢業作,拍下拍下變成他的首部長篇作品,製作費僅二百萬日元(當年約15萬港元),但成績斐然,不論場面處理抑或對角色的情感拿捏,皆盡顯其膽大妄為的創意與無窮銳氣,一方面展現出他對肉體搏鬥與暴力的濃厚興趣(幾乎是種沉迷了),另一方面也窺見了他往後作品特有的虛無氣息與奮勇硬拼的精神。(安娜)

泰良(柳樂優彌)某日被圍毆,之後條氣唔順,索性通街隨機搵人打交。本性縮骨、懦弱的中學生裕也(菅田將暉),目擊泰良打敗江湖大佬,震驚之餘,決定隨著他狐假虎威。一次搶車行動中,裕也挾持了陪酒女那奈(小松菜奈)凌虐,期間更強迫她處理輾過的屍體。另一邊廂,泰良弟弟將太(村上虹郎)看見離家出走的哥哥無差別襲擊途人,沮喪之餘,長久積壓的怒火也到了爆發的臨界點。《打到甩廢》是真利子哲也的第二部長篇作品,夥拍《聽說桐島退社了》的編劇喜安浩平,編織了一個完全以人物的行為和情緒來推動故事的劇本,從肉體上的激烈碰撞作起點,一直延伸到日本傳統的祭祀活動通過對觀眾感官神經的不斷衝擊,迫使他們無法不直面自己,對暴力作出深層思考這究竟是民族的基因?還是面對現代文明壓抑下逼不得已的反撲一度受負面新聞擊的柳樂優彌反彈回歸,在片中怒火上身,完美建立了一個廢青的新經典形象痛快淋漓。(馮慶強)

四部短片裡,《遠東公寓》和《真利子三十騎》都是真利子哲也就讀東京藝術大學時的習作,都用8mm菲林拍攝,也都由他自己演出,還把爸爸媽媽也拉了上鏡(他母親很好玩,教人想起馬田史高西斯和他愛侃的老媽子)前者寫他與家裡的關係、獨居的苦悶、沉迷拍攝的瘋狂(還跑了去柬埔寨拍外景)後者寫他對校園生活的反撥,再追溯到家族的歷史(據說祖先是海盜),最後作出了一項驚天動地的行動。兩者都不理常規,自由奔放。《而二不二》(日本佛教用語,同時具備了「對立」和「一體」的意思是部謎樣的電影,分兩部分。上半部描寫一名年輕劫匪在行劫後開車到海邊自殺的過程(沒交代原因),下半部是他死後,一隊攝影組在海邊替一隊美少女樂隊拍攝MV的情況。兩者沒有任何關係唯一共通的是一種虛無的意識與氛圍。《移動遊園地》則是雜錦電影夜夜,同一星空下》的其中一段,在馬來西亞拍攝,寫一名小女孩尋找母親與一頭山羊、遇上一個日本毒男與和本地三輪車夫的奇遇,平易近人,風格與《而》片又大異其趣。(舒琪)

四部短片裡,《遠東公寓》和《真利子三十騎》都是真利子哲也就讀東京藝術大學時的習作,都用8mm菲林拍攝,也都由他自己演出,還把爸爸媽媽也拉了上鏡(他母親很好玩,教人想起馬田史高西斯和他愛侃的老媽子)前者寫他與家裡的關係、獨居的苦悶、沉迷拍攝的瘋狂(還跑了去柬埔寨拍外景)後者寫他對校園生活的反撥,再追溯到家族的歷史(據說祖先是海盜),最後作出了一項驚天動地的行動。兩者都不理常規,自由奔放。《而二不二》(日本佛教用語,同時具備了「對立」和「一體」的意思是部謎樣的電影,分兩部分。上半部描寫一名年輕劫匪在行劫後開車到海邊自殺的過程(沒交代原因),下半部是他死後,一隊攝影組在海邊替一隊美少女樂隊拍攝MV的情況。兩者沒有任何關係唯一共通的是一種虛無的意識與氛圍。《移動遊園地》則是雜錦電影夜夜,同一星空下》的其中一段,在馬來西亞拍攝,寫一名小女孩尋找母親與一頭山羊、遇上一個日本毒男與和本地三輪車夫的奇遇,平易近人,風格與《而》片又大異其趣。(舒琪)

四部短片裡,《遠東公寓》和《真利子三十騎》都是真利子哲也就讀東京藝術大學時的習作,都用8mm菲林拍攝,也都由他自己演出,還把爸爸媽媽也拉了上鏡(他母親很好玩,教人想起馬田史高西斯和他愛侃的老媽子)前者寫他與家裡的關係、獨居的苦悶、沉迷拍攝的瘋狂(還跑了去柬埔寨拍外景)後者寫他對校園生活的反撥,再追溯到家族的歷史(據說祖先是海盜),最後作出了一項驚天動地的行動。兩者都不理常規,自由奔放。《而二不二》(日本佛教用語,同時具備了「對立」和「一體」的意思是部謎樣的電影,分兩部分。上半部描寫一名年輕劫匪在行劫後開車到海邊自殺的過程(沒交代原因),下半部是他死後,一隊攝影組在海邊替一隊美少女樂隊拍攝MV的情況。兩者沒有任何關係唯一共通的是一種虛無的意識與氛圍。《移動遊園地》則是雜錦電影夜夜,同一星空下》的其中一段,在馬來西亞拍攝,寫一名小女孩尋找母親與一頭山羊、遇上一個日本毒男與和本地三輪車夫的奇遇,平易近人,風格與《而》片又大異其趣。(舒琪)

四部短片裡,《遠東公寓》和《真利子三十騎》都是真利子哲也就讀東京藝術大學時的習作,都用8mm菲林拍攝,也都由他自己演出,還把爸爸媽媽也拉了上鏡(他母親很好玩,教人想起馬田史高西斯和他愛侃的老媽子)前者寫他與家裡的關係、獨居的苦悶、沉迷拍攝的瘋狂(還跑了去柬埔寨拍外景)後者寫他對校園生活的反撥,再追溯到家族的歷史(據說祖先是海盜),最後作出了一項驚天動地的行動。兩者都不理常規,自由奔放。《而二不二》(日本佛教用語,同時具備了「對立」和「一體」的意思是部謎樣的電影,分兩部分。上半部描寫一名年輕劫匪在行劫後開車到海邊自殺的過程(沒交代原因),下半部是他死後,一隊攝影組在海邊替一隊美少女樂隊拍攝MV的情況。兩者沒有任何關係唯一共通的是一種虛無的意識與氛圍。《移動遊園地》則是雜錦電影夜夜,同一星空下》的其中一段,在馬來西亞拍攝,寫一名小女孩尋找母親與一頭山羊、遇上一個日本毒男與和本地三輪車夫的奇遇,平易近人,風格與《而》片又大異其趣。(舒琪)

新銳導演搜映-林亞佑(台灣)

跋扈卻重義氣的Yamaha,三進三出少觀所(即台灣的男童院),一人為老大扛下罪名,渴望未來一片風光。當寡言而神秘的筌仔來到少觀所,與Yamaha共住同一囚室,二人的生命軌跡漸漸起了變化。刺青與罪名背後,二人均有著一顆稚氣與純真的心,令友誼迅速建立起來。二人終究是萍水相逢的過客?還是能成為各自生命中難以忘懷的摯友?飾演一眾少年犯同囚的小演員,無一不自然流露,加上市井地道的台語腔調,跳脫的生命力油然而生。  

導演:林亞佑

阿山與阿嘉,是對熱愛棒球的親兄弟。阿山心儀的同學佩琳快要轉學到台北,兩人相約在別離那天,交換彼此心愛簽名球作紀念。豈料阿嘉卻把哥哥心愛的簽名球弄丟了。阿山迫於無奈要在對佩琳的承諾與阿嘉的兄弟情誼之間作一抉擇。別出心裁的選景與構圖下,將台灣鄉鎮裏人與人之間的質樸與率真,有機地呈現出來。一如片名,電影以踏實、不花巧、不賣弄的方式,訴說一對兄弟成長路上的起伏。

導演:林亞佑

為部戲,導演可以去到幾盡?導演舜仔情迷懷舊台語片,希望在新片中重現黃金時期台語片的輝煌與風華。為了貫徹始終,舜仔決定全情投入,身體力行活出電影夢。除了找老婆當女主角,一家人更索性搬進場景住、還規定身邊所有人都要講台語。怎料拍戲途中意外頻頻,導演更瀕臨崩潰,但大家總是告訴他:「你一定可以的!」《大佛普拉斯》導演黃信堯及台灣資深電影監製李烈客串登場,與舜仔一同實現星光夢。 

導演:林亞佑

對強逼症病人來說,生活是一場不容許有休止符的重複旅行。和《一直騎呀一直騎》一樣,兄弟情和青春練習曲的主題於《不停地,跑吧》出現。弟弟患上強逼症,進行認知障礙治療,為的是找回工作,和女友復合。愈準時吃藥準時治療,為何成效事倍功半?哥哥想出妙計哄弟弟外出跑步,前度沒遇到,卻遇到當今香港文青女神蔡思韵!療癒之日或許能在規劃好的療程內找到,但為何不嘗試一下意外的變數?人生如慢跑,跑著跑著就有所體會和成長,「藥」到病除。

導演:林亞佑

「兵變」居然不是女生甩男生,而是男生甩女生。林亞佑《丟垃圾》拍下當紅女星劉奕兒的青澀模樣,既拍愛情,也拍親情;Eugenie 和服兵役的男友分手後無法忘懷,佇在窗邊掙扎著是否扔去男友寄過來的信件。舊的扔不去,新的煩惱卻又要上門。姊姊跟父親吵架的當下,前男友突然到來,為見前度扔垃圾,又多收一袋「垃圾」。情之一字誤人深,小女生哭哭啼啼看郎君遠去,即使以青春的名義,早晚她會失去更多成長更多,但是還有家人啊。

導演:林亞佑

漫長的黑夜,小說作家埋頭苦幹,卻寫不出靈感。陷入苦思的她,偶然路過內有白兔的夾公仔機,展開一段奇幻而令人意想不到的奇遇。老舊公寓、殘破冰箱,三個瘋婆娘,在颱風過後的夜晚,地濕、漏水、心不寧,房間裏突然傳出神秘的噪音,出其不意的一夜,夾雜著夏夜的悶熱與躁動。冰箱,就如潘朵拉的盒子,埋藏迷離秘密。 

新銳導演搜映-梁秀紅(馬來西亞)

情感藏於胸臆,宣之於口。防民之口卻甚於防川。來自馬來西亞的華裔導演梁秀紅的《盲口》雖然是其修讀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的畢業作品,全無中文對白卻獲得2017年金馬獎最佳劇情短片提名。那些一張張致盲的、被縫合的嘴巴,連繫到馬來西亞歷史,不難看出是統治者為免被馬國建國後最大的族群衝突——1969年「五一三事件」的傷痕撕裂的「縫合」隱喻。全片低成本、簡單、粗暴,也最直接刺進馬來西亞複雜的國族身份議題裡去。 

導演:梁秀紅

懵懂的小孩阿文跟姊姊,專屬於七歲那一年的夏天記憶。梁秀紅拍出非常接地氣的台灣家庭小品,夏天的心事像鄭有傑的《石碇的夏天》;姊弟相處和家庭關係的刻劃,有幾分張作驥作品的影子。阿文幻想著美麗的數學老師,也想像多年未見的母親;目睹未成年姐姐懷孕後離家出走後,才與母親再遇,牽著父親的手,回想歌者父親的歌。一個人人都陶醉於自己歌聲的年代,誰來聽聽阿文那場夏天裡發生的種種經歷?似懂非懂,季節暗換,事過境遷,成長中送走多少心事。 

導演:梁秀紅

梁秀紅的《前世情人的情人》於《4X相識》短片集亮相,是由金馬電影學院、公視與國家電影中心攜手合作推出,向台灣六十年代經典台語片致敬的延伸創作。梁秀紅大玩互文性,嫁接辛奇的《三八新娘憨子婿》電影片段到戲裡守舊父親文德碰巧撞破女兒和女友幽會的場面。一對父女兩代人,兩代愛情價值觀同中有異,情節處理生動有趣,展現關係的演變及流動。戲中又見戲中人,情境相同舉動相同而對像不同,致敬老電影之餘又有嶄新刻劃,妙趣不斷。

導演:梁秀紅

同一屋簷下守望相助,發揮的就是社區鄰里精神。真真入住的大樓大堂對講機發生故障,她找人修理後,希望鄰居們分擔購置新對講機的費用。有人爽快付錢,卻也有人嫌她多管閒事。琴聲狗吠聲聲聲入耳,不同的聲音,訴說著每個單位內的人生故事。穿梭樓上樓下,真真彷如窺見別人的生活,同時照見自己不安與茫然的內心。 

本地競賽

浪濤澎湃,愛如潮水,衝擊離愁別緒。年輕的海灣士多老闆,與剛搬離舊情人家的寂寞女子,一同在慢潛灣中,等待著罕有的「夜光藻潮」。一片靜謐的海灣,兩個陌路人在無止境的等待下,在士多與海灣之間不斷徘徊,思潮起伏,卻難掩內心的空虛。聽著浪潮聲,或許是時候告別執迷,讓一切隨風。忘不了的舊愛,思憶終有一天隨潮浪遠去。

導演:陳嘉杰

鼓起拼勁,跑出去,然後在汗水與刻苦中走出自己的路。出身基層的高中生永睦,生活一片混沌,唯一讓他賴以走下去的動力,就是跨欄。作為跨欄比賽常勝軍的他,升上高中後因身高所限,連最基本的「三步一欄」也難以完成。眼見代表校隊出賽的願望幻滅,他出盡全力但求戰勝隊友,但當他愈努力希望突破先天條件所限,卻發現目標原來可望而不可即。縱身一躍,能否讓他跨步衝破內心障礙,在倔強中尋回對自己的肯定?

導演:陳淦熙

當愛已變得無能,唯一可以取暖的,或許只有肉身。夫妻阿輝阿怡本來無風無浪,但一次意外導致阿輝四肢癱瘓,家庭失去經濟支柱,令二人生活徹底改寫。夫妻商討過後,阿怡決意出賣肉體幫補家計。每當有客人上門,阿怡便把阿輝藏在廚房,交易過後,阿怡總透過虐待阿輝來發洩憤恨,阿輝亦在被虐中重新感受到存在價值。在虐戀中沉溺,卻兌現不到靈慾契合的親密。慾念之河,激起愛與痛的漣漪。

導演:陳珏旭

光影之中,滿載的總是細水長流的感動。戲院職員可遜熱愛老電影,一心希望將舊日的出色經典帶給更多觀眾,無奈滿腔熱誠卻換來傾盆冷水,來看的觀眾總是寥寥可數。一晚,可遜默默工作之際,巧遇一位已連續看了四部電影的觀眾。她看到可遜在戲院裡積極保存昔日舊片菲林拷貝,感受到他對電影的熱枕,對可遜打開心扉。觀影的美麗時光,令人目迷。

導演:陳上城

阿毛,本名Mohammed,巴基斯坦藉酷刑聲請者。為了生計,阿毛不惜犯禁為菜販工作,當起搬運工人,每晚運送食物到街市。僅僅賴以糊口的收入,阿毛卻也樂意分給處境可憐的單親非裔母子。阿毛與同鄉們苦尋工作機會和等候申請難民資格的批核結果,在漫長而無了期的等待中盼望奇蹟。無情的城市,容不下掙扎求存的邊緣族群。在夾縫中生存的酷刑聲請者,只能無聲吶喊,在絕望中誠惶誠恐,等待黎明。 

導演:馮嘉卓

母兼父職的美珍,一直獨力照顧智障兒子志光,含辛茹苦。別人眼中的負累,美珍卻從無怨懟,更建立出兩母子的默契。好景不常,傷病顛覆了兩母子平凡寧靜的生活。兒子長大成人,卻始終難以自理,美珍有心無力,陷入情感與理性的兩難之間的沉重抉擇。落日將盡,長夜的終結,可會是光明的開始?資深演員許素瑩化身有苦自己知的母親,雲淡風輕,道盡親情幾許。第13屆鮮浪潮最佳攝影得主何旭輝這次聚焦親情,以鏡頭展現人文關懷。

導演:何旭輝

明明都是信靠同一上帝,為何有人恩慈喜樂,但同時有人墮落作惡?虔誠基督徒詩恩與母親慧儀相依為命,兩母女本著基督大愛精神,接待缺乏父母照顧的青少年回家暫住。梁牧師將受家暴的少女靜怡交託給慧儀照顧,卻被詩恩意外發現靜怡與梁牧師的不倫關係。詩恩不忍教會被淫邪之罪玷污,決意揭露梁牧師的惡行。當教會由權力與私慾主宰,一切罪孽都被包裝成神的旨意,彰顯的只是人性的虛偽與無知。 

導演:林善

社會動盪,萬劫不復。年輕一代的聲音,總被上一代漠視。當家庭撕裂、創傷無法修補,矛盾可以如何化解?中學生森仔因父親是警察,令他在校園中成為眾矢之的,不時被同學欺凌。森仔的父親在執行職務時涉嫌濫權,面對正值反叛期的森仔,更是壓力重重。當森仔意外得到一把手槍,他決定化憤怒為力量,對不公義的世界作出最強力的控訴。窮途,未必會有出路。絕處逢生,在紛亂黑暗的世代中,或許只是奢求。 

導演:林澤秋

夫妻本是同林鳥,自當長相廝守至死不渝。祥哥自兒子十年前因病自殺後,與妻子相依為命。日子卻總難如人意。當妻子不幸中風,祥哥對她無微不至悉心照顧。無奈祥哥年事已高,妻子情況日漸惡化,令他心力交瘁。幸福從不是必然,當命運頻頻試煉,祥哥又可以如何自處?改編社會新聞的作品,叩問低下階層長者面對的無助困境。資深演員馮素波演繹中風妻子,絕望與痛苦令人動容。 

導演:戴正瑜

天蒼蒼地茫茫,浩瀚無垠之中,身份來歷不明的野小子,帶著駱駝來到城鎮闖蕩。警員老馬調查野小子的身世,卻發現他彷彿沒跟現代文明接軌。野小子的純真與率性,令他震驚。當語言和文字均失效,老馬必須突破重重障礙,了解有關野小子的一切。只是當老馬對野小子愈感好奇,就愈發現自己好像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更接近自己內心深處的渴望。文明或許只是一種表述或我們未能參透的寓言,當一切回歸基本,人才能照見自己原初的本能和慾望。

導演:黃嘉祺

夜闌人靜響起色士風,掀起愁懷深心處。六十歲的Kelvin 是酒吧的色士風樂手,對他來說,人生最重要的就是音樂、母親和好友原叔。世事無常,當摯愛的母親與好友相繼離世,孤身一人的他,頓時失去走下去的勇氣,人生變得黯淡無光,面對彷如永無休止的寂寥。萬念俱灰之際,初來報到的歌女照亮了Kelvin 的心。二人志趣相投一見如故,對舊歌的熱愛更把兩顆心拉近。當緣分來敲門,譜寫的或許會是一首遲暮的戀曲。

導演:王頴瑤

國際影視院校聯會

戰火無情,可幸人間仍有盼望。1994年的薩拉熱窩,危城告急,戰鬥把各民族劃開。蒂亞失去丈夫,只能依靠自己繼續走下去。在斷水斷電、物質短缺的困境中,她踏破鐵鞋,為的就是尋找水源,好好洗一次頭。懶理鄰居勸阻,無懼漫天炮火,蒂亞在惡劣的環境中堅持信念,不讓恐懼摧毀自身。短片獲多項國際影展獎項,女主角Vedrana BOZINOVIC 表現出頑強鬥志,更是令人動容。

家庭沒有溫暖,母愛長期缺席。三姊妹在無光的晦暗中成長,互相扶持,在艱難與絕望中支撐下去。當世界無玫瑰,讓她們找到慰藉的,就是廣闊無垠的想像世界。透過肢體動作,她們找到一個更值得嚮往,更漂亮的所在。三姊妹以舞蹈逃離殘酷日常,期盼的就是撫平現實帶來的傷痛。全片揉合舞蹈元素及形體動作,以律動取代言語。無聲勝有聲,靜默的吶喊,更強而有力。 

導演:Daphne LUCKER

吉萊姆憑藉牛仔褸少女的電單車,瞞著母親穿州過省,探望住在鄉郊深處精神異常的父親。導演以張弛有序的長鏡頭,捕捉父親精神崩潰的瞬間,令觀眾深刻體會溫柔與暴烈如何並存。大遠景下寬闊鄉郊景致、夕陽下溫暖繽紛色調,都無法撫平少年心中那道因家庭破碎而生的傷痕。唯一能夠慰藉我們心靈的,是兩位主角情同手足的默契,與及他們清澀得不可言喻的臉蛋。 

失戀大過天,但如果失戀過後引致身體失控,那就真的讓人哀慟。西門經歷痛苦分手,呼天搶地連番淚崩,怎料一哭卻有如孟姜女哭崩長城,淚如雨下後化成淚海,想收制但眼淚卻不由自主,瀉如瀑布,流如江河,嚴重影響西門的日常生活。要重回正軌,或許只能讓自己好好審視痛苦的真諦,抽身而退,用另一種感官來體驗悲傷。導演Sergio GUATAQUIRA SARMIENTO 把失戀之痛化成無限奇想,帶觀眾走上一段離奇荒誕的止淚之旅。 

逝去感情無人留得住,愛到盡頭,是時候分手,但一開口卻可能萬劫不復。思捷 欲狠飛男友卻開不了口,全因男友企圖自殺令她悔疚。苦無對策之下,思捷與另一對情侶結伴同遊,但求把分手煩事拋諸腦後,怎料男友卻不是省油的燈,隱瞞真相齊齊旅行。兩對情侶來到遠離塵世的荒島,洗滌心靈之餘,也令四人關係翻起微妙暗湧。導演Rikke GREGERSEN 戮破愛情本相,抵死幽默,問世間情為何物 

當愛已成習慣,感情變得無味,一段關係是否從此壽終正寢?五十多歲的麵包師亨利渴望得到妻子的愛,但妻子卻只醉心跳舞,愛自己多過愛老公。亨利無法面對自己日益發福的身材,中年危機隨時崩盤。某天清早亨利與妻子吵架後,巧遇年輕攝影師安妮妲,她對亨利的肥胖身材更大表欣賞。當亨利收到邀請到比利時海岸度假,他決定帶妻子同遊,期盼二人冰封了的關係在旅程中重新解凍。

童年本應無憂無慮,但對男孩李理來說,成長未免太苦悶沉重。當一家人從鄉郊搬到城鎮期盼改善生活,李理的父親卻不幸意外身亡,母親最終也因養家而無奈走上賣淫之路。被母親冷落的李理,最希望得到的,始終還是她的關懷和愛護,以及一對夢寐以求的「暴走鞋」。某個平凡的一天,他和行將被迫遷的鞋匠,一起還原一段最純真的白日夢。 

導演:肖鶴

自己選票自己投,但若投票其實不能依循自己的自由意志,那選舉還有何意義?村民阿凱因沒公開支持村子的代表,被其他村民排擠與仇視。阿凱奮力爭取自己的投票權,卻和家人落得被欺凌的下場,身心承受有形與無形的暴力。公義與權利在此形同虛設,阿凱一家人更被整條村的村民詛咒,令他們有如陷入人間地獄。短片在印度東北偏遠村落拍攝,控訴黑暗政治操控的同時,也側寫原住民族群的文化與信仰,反映他們的生活日常。 

導演:Ashok VEILOU

寂寞無聲,孤獨隨形。寡言沉靜的馬來男子,自失去女兒後與妻子關係雪上加霜。住在男子隔鄰的華裔少女和他一樣,與家人關係疏離。相逢何必曾相識,兩個失落的靈魂互相了解,治癒彼此的傷口。導演Kulbir SINGH 以含蓄手法刻劃一段相遇相知的情誼,雲淡風輕。短片獲得第27屆Euroshorts 短片比賽「最佳劇情片」。

導演:Kulbir SINGH

發展的巨輪無遠弗屆,小鎮農地勢將改建成農業主題公園,世代務農的Serge誓要捍衛家族的薯仔農莊。早在1970年代,Serge 已奮身投入農民反抗剝削的運動。事隔多年Serge重出江湖,帶同兒子一起力抗財團。時代變,但他們守護家園的心卻從未動搖。為了挽救自己的農地,兩父子想方設法發聲。當財團以「公眾利益」為由剝奪農民的生存權,反抗,就是唯一出路。  

人到中年病痛多,四十開外的西蒙罹患怪病,終日清醒難以成眠,原因就是他心知只要一睡,便很可能從此長眠不醒。在白日夢中,他邂逅了年輕貌美,曾當模特兒 ,現在開設床褥店的蘇絲。自編自導的Miguel LAMBERT玩轉攝影、剪接及聲效,引領觀眾在西蒙的夢境與現實之間馳騁。面對睡魔來襲重重誘惑,西蒙只能抖擻精神,力保不失,在半夢半醒之間,尋找自己的步伐。 

童年陰影,足以影響一生。八歲的阿俊目睹父親虐打母親繼而報警,從此,阿俊的命運正式改寫。七年後,少年阿俊在父親缺席下,與母親相依為命,探索成長之路。一次與父親重遇,二人無言以對,留下的就只有長久的靜默與錯愕。面對曾經親近但早已變得疏遠的父親,阿俊可以選擇的,是究竟應否舊事重提,還是讓當日拆散家庭的父親安然度過? 

導演:Ashvin SEGAR

一家人本來開開心心去旅行,八歲男孩阿林準備就緒,怎料爸爸卻決定獨留在家,媽媽也表現的若即若離,萬般心事。阿林和姐姐及母親同遊,只覺氣氛詭異,空氣中流露著不尋常的靜默。當父母之間溝通不能,甚至只餘憤恨,夾在中間的兒子慘成磨心,留下的就只有不安與疑惑。  

釜山國際短片電影節

無冤不成家人,離開家鄉到首爾打工的淑美,得悉老家要搬遷後回鄉,為安排搬屋而疲於奔命。精神恍惚的母親不再去教會,斷絕與朋友聚會,大哥長期留在房間當隱蔽青年,拒絕與外界接觸,一日三餐也索性在房間中解決。無奈的淑美孤立無援,有苦自己知。當大哥堅持三步不出房門,認定自己已成人生失敗者,而母親繼續愛理不理時,淑美還可以如何撐下去?

導演:KIM Hyo-jun

一通電話,召喚了塵封多年的兒時回憶。恩星某日收到來自墳場的電話,要求她通知家人移遷祖母的墳墓。對祖母印象模糊的恩星,把消息轉告母親,母親卻態度冷淡,愛理不理,甚至鼓勵她要放下過去的包袱努力面前。恩星忙於張羅遷墳之際,腦海中也泛起一段段童年往事。在晴朗的一天掃墓,恩星思潮起伏,在雲淡風輕之中,找到她和祖母最接近的距離。

導演:SIM Su-gyeong

舞吧舞吧!不需語言,毋用說話,讓身體發聲,在汗水中狂舞。少年宇月身懷絕技,身體不由自主地起舞。只要和他有眼神接觸,他的跳舞因子即可感染別人。由課室開始讓師生全員起舞,到走在街上的過路人,大家都彷如忘掉時間撇去當下,盡情投入動感節拍。無論是意態優美的芭蕾還是活力澎湃的街舞,一切自是盡在不言中。飾演宇月的小演員沈賢熙(譯音)是韓國版《Billy Elliot》音樂劇主角,舞技非凡。

導演:BEFF (Byungyun LEE)

Pia 影展

夏季多雨,撐傘時份,傘下一對少男少女擦身而過。夏季短暫交會的兩人,曖昧不明。同一課室的他來自單親家庭,經常搬家以致班房裡存在感低空掠過;同一課室的她,家裡也煩惱多籮籮,與家庭相對的猶如流放地的街道或橋底,成為了兩人逃避與共生之處。逃出原生家庭,空氣裡都是自由;街道交織的方向千頭萬緒,如同剛萌發而未知的友情。反而是男生為了女生,膽粗粗走進石屎森林尋她千百度,因為一場大雨而相識,你守護夏季,我守護你。 

導演:山口優衣

神聖之泉在哪裡?聖泉在地圖的某處,在旅途上的不遠處,也在人心深處。如果找到聖泉,是否能夠治癒異鄉人喪親的哀傷?一部露營車加一個攝影師等於一個導演的哀悼之旅。桑山篤有份人類學的自省,令公路電影幾度變奏,沒有曲折離奇的情節,隨心所至在葡萄牙找聖泉,期待的治癒式終局,早就在途上所遇見的你我他綻放。天涯途上誰是客,老伯看著自己跟桑山篤在車上漫談人生樂與苦的錄影,不知為何感動泛淚。人遇見另一個人要是沒有事故,便有故事。 

導演:桑山篤

小狗男孩航與厭世女孩奏子交會,一起散步,連帶電影也變成一頭未確認生命體。作為新世代日本女導演之一,金子由里奈為2018年的《21世紀女子》執導其中一部短片而備受注目。猶如宣言的女性影人短片合集後,《散步植物》以女性眼光剖析都市人的生命經驗,仍見強烈的音樂表現風格。也許寬鬆世代、草食、後物質等現象推演下去,生命最後只抱有愈來愈強烈,想成為「物件」的欲望。成為植物,只需陽光足可生存,不須與他人言語。  

金穗獎

許是寶島獨特秀麗的地理風貌,致使台灣青春片總不乏年輕人騎著電單車,在大路上任意奔馳。而《拉格朗日什麼辦法》正正憑藉公路青春片的類型框架,直通戲中兩位青蔥少年那片無窮無盡的心靈平原。身穿中學校服的阿爆與綱大,湊巧偷來一輛機車。二人不理風吹雨打,也不多想還未背熟拉格朗日數學公式,以應付明天的測驗;他們心中只有廣闊無垠的海岸線,和壓在他們頭頂上和暖的夕陽。時代變遷,兩位青少年如何輕狂,或未必成為哪吒再世;可是,他們對未來的躁動、茫然與惆悵,仍在二人頭上盤旋不去。  

導演:李佳芮

爸爸媽媽都缺席了,年僅十歲的佳佳,得肩負起照顧弟弟小凱的重任。姊弟倆循著過往的步伐過活,一如以往地上學、放學、洗衣、買飯吃,以不打擾大人的方式,持續守候。維持日常作息固然不易,孩子倆仍猶有未及。哪怕佳佳站在凳子上,觀照浴室鏡子裏的自己,仍要踮起腳尖才夠高。窗明几淨的畫面、淡然優雅的調度,均掩蔽不了佳佳惦記母親,瀰漫全片的哀傷愁緒。飾演佳佳的姜棠甯,獻上了超越年紀的演出,舉止投足盡是沉穩自然。

導演:林誼如

金馬電影學院

同一屋簷下守望相助,發揮的就是社區鄰里精神。真真入住的大樓大堂對講機發生故障,她找人修理後,希望鄰居們分擔購置新對講機的費用。有人爽快付錢,卻也有人嫌她多管閒事。琴聲狗吠聲聲聲入耳,不同的聲音,訴說著每個單位內的人生故事。穿梭樓上樓下,真真彷如窺見別人的生活,同時照見自己不安與茫然的內心。 

漫長的黑夜,小說作家埋頭苦幹,卻寫不出靈感。陷入苦思的她,偶然路過內有白兔的夾公仔機,展開一段奇幻而令人意想不到的奇遇。老舊公寓、殘破冰箱,三個瘋婆娘,在颱風過後的夜晚,地濕、漏水、心不寧,房間裏突然傳出神秘的噪音,出其不意的一夜,夾雜著夏夜的悶熱與躁動。冰箱,就如潘朵拉的盒子,埋藏迷離秘密。 

其他短片推介

同樣是新人執導,呂雪鳳再演母親角色,繼承了張作驥家庭倫理的命題。失業青年回家,與母親開展的一番對話,探進幾番變化,卻始終停駐的人倫之情。破裂的時鐘寓意停滯的時間,家裡充塞雜物,舊物與舊時互為因果。在現今人人強調「斷捨離」的時代,王子杰刻劃了一個停滯、灰暗,卻又微塵裡透著情意幽光的母子關係和家庭。張作驥擅拍家庭倫理,或者是時候讓下一代拍出他們觀察到的當代台灣家庭種種面向,畫外傳來韓國瑜的集會演講聲,青年人依然踽踽獨行。 

導演:王子杰

入伍僅一週的新兵阿東戇直率真,跟狡黠的學長性格完全相反。二人在屏東縣潮州火車站兩小時放風期間,學長換上便服會情人,撇下阿東遠去。獨自一人的阿東方向頓失,惟有遊歷潮州的胡同巷里,充滿了「大城里入鄉」的趣味。一幕幕漫不經心的情節,處處滲透著台灣鄉鎮中常被人忽視的人情溫度。貫穿全片的民謠結他旋律,委婉深沉,低迴悠揚,映襯阿東對前程未卜的鬱結與焦灼。

導演:温景輝

雄三是替咸片打格仔的廢中,三月則是綺年玉貌的學生妹。然而,二人保持一段儼如柏拉圖式的不尋常同居生活。因一樁15年前的連環兇殺案,曾留學英國的紀錄片女導演要找雄三做訪問⋯⋯心病還須心藥醫,解鈴還須繫鈴人。本片鑽進三位角色的內心深處,探問他們各自對一位觸不到的戀/親人的迷戀與思念。究竟是天國仍遠,還是眷戀塵世?濱口龍介以簡約克制的場面調度,使真實與虛幻徘徊交錯。信與不信,憑藉三位演員洗練自然的演繹。

 

導演濱口龍介早前亦發起支持日本小型劇院的網上眾籌

導演:濱口龍介

二十年前火車經過的時候,韶光就此停駐。火車往往連結人的記憶與時間,我們不能回到過去,但電影可以。謝惠菁新人執導、張作驥電影工作室製作《還記得的樣子》,充滿了張作驥一直處理的主題:魔幻的時間與記憶。姊姊芳婷患上阿茲海默症,還記得的家庭的樣子,便是一張全家福。全家福內獨欠一人,又見張作驥作品內常有的餐桌對話場面,芳婷問母親為何相片中的人變老;此時那個不在場的兄長,歸來到餐桌旁坐下——就像張作驥的經典《黑暗之光》一樣。 

導演:謝惠菁

國語不像廣東話,沒有「成日」只有「整天」。導演找來廣東話字正腔圓的父親粉墨登場,細看他「成日」做的瑣碎事。從唱印度卡拉ok,到看完反送中新聞後用廣東話致電親友,均隱若看到導演試圖模糊戲劇與紀錄片的界線,進一步表達移民多地(印度、泰國、溫哥華與香港)的親友關係,與及他們作為異鄉人的距離。父親恬靜無風的生活日常,正正跟電視熒幕中,於我城這場烈火浴血的抗暴之戰,形成鮮明對比。 

導演:温景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