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 Media
Next Media

五月的第一天

獨居的何婆婆從新婚到步入古稀,都住在同一幢唐樓,見盡舊社區與自己家庭的離合聚散。但因一次失足意外而不良於行,兒子更慫恿她把單位賣掉,搬到不用上落樓梯的住處。何婆婆一直不願搬離住處,是因為她有一個心結–她惦記着與亡夫從前跳踢躂舞時,那段永不復還的韶光。縱使他們不是珍姐與佛烈,亦沒有雲冕霓裳,但只要細看戲中的舞步特寫,一踢一躂,清脆俐落,便不難明白何婆婆久久未能釋懷的沉重心情。最後,各位入場的觀眾,還請謹記何婆婆的一句話:「踢躂舞係用耳聽嘅。」